番外1

番外1

“你吃完了吗?”丁霁从超市出来的时候给在对面街吃东西的林无隅打了个电话。

“还有一口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你今天怎么吃这么慢, ”丁霁说,“我东西都买完了。”

“你怎么不说今天你剩的太多呢。”林无隅说, “我出来了。”

丁霁看着林无隅从对面的拉面馆里走出来,一边擦嘴一边冲他挥挥手,然后跑了过来。

“买什么了?”他看了看兜里的东西。

“就是吃的,还有文具,”丁霁说, “除了分给别的小孩儿的,丁满还多买了一个文具盒。”

“那过去吧。”林无隅接过袋子,“你去开车。”

“这话说的有派头, ”丁霁走到旁边的电动车停车位上, 把自己的电动车推了出来,“让我有种错觉。”

“什么错觉?”林无隅把袋子放到踏板上,跨到了后座,“让你有种你把刘金鹏那个破面包车开出来了的错觉吗?”

丁霁笑了起来:“就是感觉好像我有车!跟刘金鹏的面包车有什么关系!”

“昨天刚坐了他的车, ”林无隅摸了摸他的腰,“他那个面包车是我关于车的最近期的记忆。”

“手拿开。”丁霁发动了车子。

林无隅往前贴在了他后背上,手绕过去放在了他腿上。

丁霁叹了口气:“一会儿你开。”

“我不会开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这用会不会吗?”丁霁说, “这会骑自行车就会开!”

“你这个不行,你这个是违规车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闭嘴。”丁霁啧了一声。

“别走大街了,”林无隅说,“万一警察叔叔捉你呢?”

“……本来咱们也没在大街上, ”丁霁说,“行了你别念叨了, 我明天就去换个脚踏的那种电动车,行了吧!”

“那种的后座矮,”林无隅在他脖子后头亲了一口,“我坐后头就够不着你脖子吧,我只能看着你后腰。”

“那你开啊,我不介意看你后腰。”丁霁说。

车速起来之后,丁霁的T恤被风吹得鼓了起来。

林无隅在后头扯着他衣服,扯下去,一撒手,嗖,T恤又鼓成了一个球,再扯下去,一撒手,嗖……

“我录下来给你看。”林无隅拿出了手机对着他的后背。

“录什么?”丁霁问。

“你衣服现在跟你生气的时候一个德性。”林无隅说,“气鼓鼓的,好容易不气了,一不小心又着了……”

“我有那么大气性么?”丁霁笑了起来,回手扯着衣服下摆,塞到了自己裤腰里,“咱俩在一块儿两年多了吧,我跟你真的生过气吗?”

“有啊,”林无隅把手机架在他肩上,对着他的侧脸拍了两张,“用封箱胶带把我捆起来……”

“那是你活该,我不生气才怪了。”丁霁说。

“上学期那次呢?”林无隅说,“突然想换专业,还想打我?”

“我就是那阵儿突然觉得压力特别大,烦躁得很,”丁霁说,“后来不也没想要换了吗?你不骂我我能打你?你都骂我废物了我不能打你?”

“你根本就没有真正想去学的专业,目标都没有就嚷嚷要换,无非就是觉得学得烦,你换了哪儿都还得嚷嚷……还有你没打我,你是想打我,”林无隅纠正他,“我觉得你不敢打我。”

“屁,”丁霁笑了,“我不敢打你?”

林无隅也笑了起来,下巴搁到他肩上:“你其实是个挺有数的小孩儿。”

“别瞎夸,”丁霁偏了偏头,“脸拿开。”

“手拿开,脸拿开,”林无隅说,“还有什么要拿开的,我干脆下车吧?”

“不是,”丁霁清了清嗓子,小声说,“你这样影响我开车。”

林无隅笑着往后靠了靠:“行了,好好开你的违规车吧。”

福利院他们去年暑假回来的时候去过几次,开始是想看看东来,但是去的时候院长告诉他们东来已经被领养走了,是一对很和气的夫妻,愿意出钱给东来治手。

放下东西的时候,林无隅再一次被丁满抱住了腿,喊了两分钟的爸爸。

他们后来又去了几次,发现这孩子还挺可爱的,就说好了有假期回来的时候都会去看他。

这已经是不知道第次几他俩去看丁满了。

丁霁刚在福利院门口把车停下,人都还没下车,就听到了一声激动的问候。

“爸爸!”丁满站在福利院的栏杆后头,响亮地喊了一嗓子。

林无隅叹了口气,下了车。

不过转头看到丁满的时候,他愣了愣:“你眼睛做手术了?”

“嗯!”丁满点头,“不疼。”

“我看看我看看!”丁霁把车停好,东西也没拿就跑了进去。

丁满也很激动地迎了上去,仰起脸,让他看自己的眼睛,仿佛在炫耀。

林无隅拿了袋子进去的时候,丁霁正专心地看着丁满的眼睛,确切的说,是一个洞,之前院长说过,怕坏掉的眼球影响好的那只眼睛,只能做手术摘除。

当时林无隅还说如果需要钱,他可以捐助,没想到这次来就已经做了手术了。

“爸爸!”丁满看到林无隅进来,又打了个招呼。

林无隅已经懒得纠正他了,只是指了指丁霁:“那他是谁?”

“爸爸!”丁满立马对着丁霁也喊了一声。

“叫爹也行,”丁霁捧着他的脸,“俩爸爸怎么分得清你叫谁?”

“爸爸!”丁满很执着。

“行吧,”丁霁笑笑,“我给小朋友带礼物了,你来看看吗?”

“看!”丁满点头。

林无隅每次到福利院来,都会有些不自在,健康的孩子没有几个,大多都是有病或者身体残疾的,每一眼看到的都是不自知的挣扎。

他本来就不太会跟孩子交流,这些孩子就更让他手足无措,哪怕是来了这么多回了,除了丁满,别的孩子他也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聊天儿。

倒是丁霁,大概是因为家里有小绿豆,所以跟小孩儿交流起来没有障碍。

每次林无隅都是坐在旁边,看他跟小孩儿玩。

福利院里也有些大孩子,已经上学了的,这会儿也会凑过来,跟丁霁打听大学里的事儿。

义工王姐坐到了林无隅旁边,冲他笑了笑:“还是跟小朋友没话说啊?”

“嗯,”林无隅笑笑,“不知道说什么。”

“天生的,你看小丁就特别招小孩儿,”王姐说,“我也招小孩儿,没事儿他们都爱粘着我。”

“丁满的手术什么时候做的?”林无隅问。

“开春那会儿了,”王姐说,“有个公司愿意给孩子做手术,帮联系了医院。”

“是不是还得装个义眼啊?”林无隅看着丁满。

“是啊,”王姐说,“要不去上学都会吓着别的孩子吧,到时再笑话他。”

“我可以捐助,”林无隅说,“给他装个义眼。”

王姐看了看他,笑着说:“你这小伙子。”

“小粉条说,以后拿一颗玻璃球,放到这里头,”丁满指着自己的眼睛给丁霁介绍着,“就可以了,还能挑颜色。”

“你想挑个什么颜色啊。”丁霁问。

“彩色的,黄的。”丁满说。

“黄的太不明显了。”丁霁说。

“那红的!”丁满说。

“红的有点儿吓人吧,”丁霁说,“你就不能挑个普通点儿的颜色吗?”

“我又不是普通的小孩儿。”丁满说。

“哟,”丁霁看着他乐了,“你是个很特别的小孩儿吗?”

“是啊,”丁满说,“我只有一个眼睛。”

“厉害。”丁霁说。

“嗯!”丁满点头,有点儿得意,转脸看到林无隅走过来,他立马又喊了一声,“爸爸!”

“哎呦……”林无隅偏开头,“去院子里玩会儿吧?”

院子里有几个孩子正在玩,丁满过去坐到了一个轮胎秋千上:“帮我推一下吧!”

“好。”丁霁走过去推了他一下。

丁满发出了愉快的笑声。

“我刚跟院长说了,”林无隅站在他旁边,“我出钱给丁满装个义眼。”

“真的?”丁霁又推了一下秋千,秋千再次带着丁满和他的笑声荡了出去,“要多少钱?”

“没多少钱,我查了一下,几千到几万都有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嗯。”丁霁看了他一眼,“你还挺上心,第一次来的时候看你那个鸟样我还感觉你真冷血。”

“我只是没你这么喜欢小孩儿。”林无隅小声说。

“小孩儿不是挺好玩的么,聊好了能乐半天,”丁霁说,“听他们说话特别逗。”

“怎么办,你以后也没个自己的孩子玩,”林无隅说,“只能撵着别人的孩子乐……”

“你这什么语气,”丁霁笑了起来,“听着这么可气呢?”

“本来就是在气你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我气个屁,”丁霁说,“喜欢跟小孩儿玩跟想要个孩子是两回事,就小绿豆,我跟她呆一块儿超过俩小时我就烦死了。”

“我马上告诉她。”林无隅说,“她晚上过来就灭了你。”

“这小丫头现在谁也惹不起,天天还打拳,那天小姑父说她在学校还给小姐妹伸张正义,把六年级的按地上一顿揍,”丁霁啧了一声,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活得这么爆裂。”

“多可爱。”林无隅笑了起来。

“屁,哪天打不过让人揍了怎么办,”丁霁说,“奶奶教育了她好几天,让她学会非暴力手段解决问题。”

林无隅一通笑:“奶奶好像没这么教育过你。”

“男孩儿不一样,”丁霁说,“再说我小时候……还被人欺负呢。”

林无隅抬手在他脖子后头捏了捏:“谁能想到,长大以后成天欺负别人,我真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……”

“脸呢?”丁霁看着他。

“这儿呢!”丁满也没听他们在说什么,喊了一声。

丁霁笑得不行,推了秋千一把:“你知道我说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!”丁满也跟着笑。

“不知道你还抢答。”林无隅说。

丁满看着他:“爸爸!”

“啊……”林无隅转身走到旁边坐下了。

从福利院离开的时候,照例伴随着丁满的道别声。

“爸爸!”

“行了回屋里去!”丁霁冲他挥手。

“爸爸!”

“知道了,回吧。”林无隅也挥挥手。

车开出去之后丁霁叹了口气:“这孩子以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。”

“别替他想太多,”林无隅说,“起码现在他过得还不错,以后自然也能找到合适自己的活法。”

“你小时候可怜过自己吗?”丁霁问。

“没有,”林无隅说,“可怜这种感受,多半还是对别人。”

“好像是。”丁霁往后靠了靠,“我手机震了一下你帮我看看。”

林无隅从他兜里摸出手机看了看:“小姑发的,说给奶奶订做的衣服做好了,让我们顺道去取了再回去……在哪儿啊?”

“你……爸妈家那边,就特别旧的那个商场,我一下想不起来名字了,”丁霁说,“就三楼全是做衣服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你要不愿意过去,就先回奶奶那儿,我自己过去拿。”丁霁说。

林无隅有两年没回过他爸妈家了,也没跟父母联系过,如果不是这会儿突然要去附近给奶奶取衣服,丁霁脑子里都已经完全不会再想起这两个人。

“不至于,”林无隅说,“又不是去他们家里取衣服。”

不过林无隅没告诉丁霁,这个商场旁边就是个大市场,附近居民买菜和油盐酱醋茶最方便的去处。

主要是他没觉得能这么巧就碰上。

所以当他俩刚在街边的停车位上把电动车停好,一转身就看到老爸拎着一个大兜迎面走过来的时候,他和丁霁同样震惊。

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距离太近,近到他能看到老爸眼角的皱纹。

六目相对,这气氛非常神奇,尴尬都谈不上,也没有好久不见的感受,特别是看到老爸冷漠的眼神时,林无隅甚至连刚开始有点儿冒头的感慨都慢慢收了回去。

老爸没有跟他们说话的意思,只是停在原地看着他俩。

林无隅也没有说话,沉默地跟他对视着。

这种场面让丁霁很为难,这个招呼是打还是不打,如果不打招呼,是继续杵这儿还是扭头走人?

“回来了啊。”对面终于开了口。

“嗯。”林无隅应了一声。

丁霁放弃了问候,沉默地站在旁边。

“买菜呢?”林无隅问。

“嗯。”他爸看了看手里的兜。

“都挺好吗?”林无隅又问了一句。

“好着呢。”他爸说完就转了身,往街对面走了过去,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人群里。

丁霁听到林无隅很轻地叹了口气。

“早知道不让你过来了。”他看了看林无隅。

“没事儿,”林无隅说,“没什么感觉,就是突然觉得像是陌生人……以前也会偶尔觉得他们很陌生,觉得他们是我父母有些不可思议,但也从来没这种陌生人的感觉。”

“太久没见了吧。”丁霁说,“不过我跟爷爷奶奶十年不见也不至于这样。”

“走吧,去取衣服。”林无隅搂着丁霁的肩,往商场走过去,“感觉我爸状态还可以。”

“气色挺好的,”丁霁说,“虽然有点儿见老。”

“有皱纹了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皱纹都会有的,”丁霁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以后咱俩也得有一天满脸褶子……”

“现在先不要做这种想象吧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怎么?”丁霁斜了他一眼,“接受不了?颜狗!以后肯定变心!”

“放你的屁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那你放一个?”丁霁说。

“我现在天天照镜子都看到一个英俊的小伙儿,”林无隅说,“我转过头,还能看到一个英俊的小伙儿,我为什么要去想象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头儿啊!”“也是,”丁霁想了想,“太突然了,还是得循序渐进,有个几十年的适应过程。”

“才几十年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嗯?”丁霁没明白,看着他。

“咱俩在一块儿算算都到不了一百年,”林无隅说,“很短啊。”

“你这么想当然就很短了,”丁霁说,“你换个说法,比如,一辈子,是不是听起来就很长了,哇塞一辈子啊。”

“哇塞一辈子我都跟这一个人在一起啊。”林无隅笑了起来。

“听您这意思是不是有点儿失望啊?”丁霁说,“没试过跟别人在一起是不是有点儿遗憾?”

“那倒没有,”林无隅马上说,“一辈子拆成两下或者拆成几下,哪有整的过瘾啊。”

“反应挺快,”丁霁啧了一声,“说起这个一辈子啊,下周鹏鹏结婚我们真的还送床被子吗?会不会很土?”

“鹅绒被!怎么土了!”林无隅想想又有点儿感慨,“他真的是要结婚吗?不是办个酒席骗份子钱?”

丁霁听乐了:“当心他骂你啊。”

“就是有点儿回不过神,”林无隅说,“咱俩还在上学,他居然要结婚了。”

“合适了就结吧,他一直都想结婚,”丁霁说,“毕竟从小也没有真正自己的家,表叔对他再好,人家也有自己的孩子,也不是他自己家。”

“嗯。”林无隅想想,“这倒能理解。”

“你有家啊,”丁霁马上提醒他,“一会儿取了衣服就回家,别羡慕别人。”

“我知道,”林无隅笑了起来,“你紧张什么。”“怕你想太多。”丁霁说。

“我现在除了想你,基本不想别的。”林无隅说。

“腾点儿位置,想着点儿一会儿买个大红包,”丁霁说,“装份子钱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林无隅顺手在他耳垂上捏了捏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